首页 收藏本站 设为主页 邮局登陆
首 页 走进哈密 最新图文 旅游黄页 哈密揽胜 经典线路 节庆专题 旅游常识 本土文化 文物古迹 民族风情 政策法规 旅游热点
余韵与笔恣意挥洒-许昀春书法谈

余韵与笔恣意挥洒-许昀春书法谈
 日期:2007-07-08  总浏览: 374  作者:邢宝玉  来源:

   走进昀春的书法世界,你会发现,要真正地认识一个书家,决非易事。目下,人们对书法作品的评鉴与针砭,常注重“耳鉴”,既用耳朵来评判优劣,连眼睛也不怎么重要了,更遑论走进一个书家的心灵世界去悉心体认书法家那种“心灵独白”式的艺术语言给人带来的魅力。
    一个人就像一座山。一座山矗立在我们面前,远近高低怎么看?文学家兼书法家的眉山苏轼,早已在他的《题西林壁》中用短短的二十八个字概括无遗。
    昀春善养浩然之气,几十年孜孜不倦于书道,心无旁骛,躬耕砚田,研习北朝碑版,临摹秦汉篆隶,参酌殷墟甲骨、西域简牍、河洛墓志,取法历代名迹,没有一天间断,这是字内功夫。由书及文、及诗、及老庄、及佛教典籍,乃至古今中外哲学,博览群书,是为字外功夫。从观念上说,昀春的书法属于“传统派”,但他不刻意于外在的形式,而致力于建筑自己的艺术语言体系。结字以欧楷为基础,参以赵体之面貌,分行布白,虚实有致,轻重缓急一如伯牙鼓琴,而其点线则从篆入,从隶出,既得碑之朴拙实质又有帖之流畅自然,其书作,在含蓄蕴籍与简净清丽之间,居静以治动,安详自在,和合大度,有君子儒雅之风而无市井流俗之气。往昔,我读韩愈《送高闲上人序》,说到草圣张旭:“喜怒、窘穷、忧悲、愉佚、怨恨、思慕、酣醉、无聊、不平,有动于心,必于草书焉发之。”读张旭之草书,可以读出其一股不平之气;读昀春之书,我们也会读出更多一些东西,尽管书法为“无形之相,无声之音”, “非常之人自有非常之处,大静大动,中情相应,岂能纯以外象取之也”!
    书法的创作与发展自然要遵循传统进行发展和创新,昀春也没有游离这个范畴的规律,加上自身的悟性、良好的艺术修养,去追求古拙和自然的行为取向,从而体现了古拙见今的艺术和文化含量。我们从他的书法里已明显感觉到,他的书法具有自身的风格,摆脱了旧的书法意识体系,有脱俗的艺术境界。我们都是凡夫俗子,生活在红尘与五行之中,艺术上摆脱俗的品味,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,需要良好的修养磨合,方可称为上乘。许昀春的书法字里行间摆脱了俗的品味,付出了很大努力。其书法的形式,表现了浑朴、简洁、粗中有细、不浮躁、沉稳、古拙、传统等因素,给我们在印象和理性上提供了直观的感受。凭一种知觉和印象,喜欢许昀春的书法在情理中。也可能这种知觉似乎太近似于笼统和抽象,其因素主要来自“有形”的字体结构。他的书法有股才气,主要因素就是艺术修养的体现,这是书法艺术高境界的主体意识。对待艺术工作者,修养是创作不可或缺的整体思维。  
    许昀春的感悟力主要表现在他对所临字体的挖掘、提炼、取舍、张仰、熔化等方面,他在把握一定的真书功底后,便一头扎进秦篆和殷甲文字之中,日揣夜摹,篆书“随意挥洒,自然流畅,不拘一格”的特点已流溢笔底,但他没有因此而止步,当他发现自己所书的篆味习气太重,运笔已进入一种固定的模式后,便及时地把目光投向了孙过庭的《书谱》,吸收了《书谱》用笔“灵动活泼”。近年来他又遍临《张玄墓志》、《张孟龙》、《爨宝子》、《爨龙颜》、米市、二王等各种书风,书法水平有了一次质的飞跃。数年前,我曾在一文中这样说到许昀春:“他执意于砚耕,在挥毫、在锤炼、在删繁就简、在革故鼎新。同时也担着一种期待——不知什么时候,又要让人暗暗吃惊了!”当我们又读到许昀春书法的时候,这个吃惊,实在是非同小可。一枝笔、一张纸,计白当黑,用现代人的观点说,无非是一种艺术的造型与空间的分割。可是,当你站到许昀春书作面前:枯藤老树的苍劲,高山飞瀑的奔放,长风卷云的舒展,还有荷塘月色的清韵……我深信,每一个人都会被他洋溢的才情、浩荡的气势,以及笔墨的狂涛骇浪卷入其中。让你吃惊!不,让人震撼!强烈地感受着心灵的震撼!凡是真正撼人心魄的东西,都将不朽。
    然而,不会吃惊的,还是那个许昀春,温文尔雅,沉默寡言,与世无争的许昀春———身居闹市,不为形役,不为物牵,深居简出,成就着一种属于自己的历史和历史的自己。



版权所有 哈密地区旅游局 新ICP备05000888
地址:哈密市天山西路2号 邮编:839000 电话:0902-6986650 6986651 6986655
Email:hamitour@163.com   网站维护:哈密在线网 电话:0902—2236885